中經匯成(北京)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官網
中經匯成(北京)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

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一帶一路”的英文“One Belt and One Road”,英文縮寫是OBAOR或OBOR。“一帶一路”的漢語全拼“yidaiyilu”。 2014年博鰲亞洲論壇年會開幕大會上,李克強總理以“共同開創亞洲發展的新未來” 為題發表演講,全面闡述了中國的亞洲合作政策,并特別強調要推進“一帶一路”的建設。“一帶一路”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它將充分依靠中國與有關國家既有的雙多邊機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區域合作平臺。“一帶一路”的建設不僅不會與上海合作組織、歐亞經濟聯盟、中國—東盟(10+1)等既有合作機制產生重疊或競爭,還會為這些機制注入新的內涵和活力。

思想起源

    201397日,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重要演講,首次提出了加強政策溝通、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民心相通,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戰略倡議;2013103日,習近平主席在印度尼西亞國會發表重要演講時明確提出,中國致力于加強同東盟國家的互聯互通建設,愿同東盟國家發展好海洋合作伙伴關系,共同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各國言論

    2014410日下午博鰲亞洲論壇“絲綢之路的復興:對話亞洲領導人”分論壇上,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老撾總理通邢、巴基斯坦總理納瓦茲·謝里夫、東帝汶總理沙納納、泰國前副總理素拉杰、俄羅斯遠東發展部部長加盧什卡、中國國家能源委員會專家咨詢委員會主任張國寶以及博鰲亞洲論壇秘書長周文重進行了同臺對話,共同探討新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的建設。

(中國官方)

    楊潔篪表示,古代的絲綢之路是商貿之路,而今天的絲綢之路則把經貿合作放在重要位置。中國將與沿線國家對接發展戰略,推進貿易、產業、投資、能源資源、金融以及生態環保的合作,深化城市、港口、口岸、產業園區的合作,并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以協助當地增加就業、增強可持續發展能力,實現中國與沿線國家的共同發展。

    楊潔篪同時表示,2013年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的貿易額超過1萬億美元,占中國外貿總額的四分之一,而過去10年中國與沿線國家的貿易額年均增長19%,較同期外貿年均增加4個百分點。未來5年,中國將進口10萬億美元的商品,對外投資將超過5000億美元,增加游客數量約5億人次,使周邊國家以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率先受益。

(老撾總理)

    老撾總理通邢則表示,中老之間的鐵路搭建具有歷史意義,“畢竟老撾是唯一一個在地域上與中國接壤的內陸國家。” 他與李克強8日下午在三亞已經就推進中老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達成新的共識,共同宣布啟動中老政府間鐵路協議商談,爭取盡早簽署,促進區域互聯互通和共同發展。

(巴基斯坦總理)

    作為中國走向印度洋、阿拉伯海和波斯灣的重要門戶,巴基斯坦一直以來對中國政府的各項政策持支持態度,而中巴經濟走廊也是一帶一路建設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在分論壇現場,巴基斯坦總理納瓦茲·謝里夫針對如何實現“一帶一路”國家間的政策制定和應用一體化,提出了“四個促進”的建議,即促進區域內各國共同理解及合作的展開;促進區域協調,使之能夠形成一體化的法律和條規;促進區域內的基礎設施建設,建立更好的交通運輸網絡;促進金融和銀行業的一致性,從而進一步確保各國高層與基層間的交流。

    謝里夫同時表示,巴基斯坦已做好準備在能源和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實施一系列重大項目的準備,“去年開始,我們已清理了電力行業的歷史負債,減少了能源缺口。與此同時,也啟動了經濟重建計劃,通過放松管制促進了全國工商業的發展。通過緊縮預算來實現不必要開支的減少,并把政府補貼降低到最低。”

(東帝汶總理)

    東帝汶總理沙納納則稱,作為東南亞的半島嶼國家,東帝汶的未來取決于區域互聯,“因此我們正在搭建新的港口,也正在實現機場的升級,從而確保我們能夠和世界其他地方有效的聯結在一起,促進我們的貿易,發展旅游行業。”

(俄羅斯部長)

    俄羅斯遠東發展部部長加盧什卡在論壇現場也表示,“俄羅斯對絲綢之路項目具有與生俱來的親近感”。

    他稱,在跨歐亞鐵路建設方面,俄羅斯政府已經投入180億美元,新的高速公路項目也已開始啟動。在未來,俄羅斯還將建立與中國、日本和韓國的能源大通道。

    加盧什卡還特別強調了北方航道項目的重要性,即“為貨物運輸節省了大量時間”。

    “舉例來說,從上海到歐洲,如果繞開蘇伊士運河而走北方航道的話,運輸周期可以從33天降低到20天,可見它的經濟性是十分明顯的,因此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

深層含義

    “一帶一路”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它將充分依靠中國與有關國家既有的雙多邊機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區域合作平臺。“一帶一路”的建設不僅不會與上海合作組織、歐亞經濟聯盟、中國—東盟(10+1)等既有合作機制產生重疊或競爭,還會為這些機制注入新的內涵和活力

    繼承古絲綢之路開放傳統,吸納東亞國家開放的區域主義,“一帶一路”秉持開放包容精神,不會搞封閉、固定、排外的機制。“一帶一路”不是從零開始,而是現有合作的延續和升級。有關各方可以將現有的、計劃中的合作項目串接起來,形成一攬子合作,爭取產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整合效應

    與此同時,“一帶一路”倡議的地域和國別范圍也是開放的,古代陸、海絲綢之路上的國家、中國的友好鄰國都可以參與進來。中亞、俄羅斯、南亞和東南亞國家是優先方向,中東和東非國家是“一帶一路”的交會之地,歐洲、獨聯體和非洲部分國家從長遠看也可融入合作。未來“一帶一路”進程中的很多項目,涉及的國家和實體可能更多,開放性也更強。

    歷史上的絲綢之路主要是商品互通有無,今天“一帶一路”交流合作范疇要大得多,優先領域和早期收獲項目可以是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也可以是貿易投資便利化和產業合作,當然也少不了人文交流和人員往來。各類合作項目和合作方式,都旨在將政治互信、地緣毗鄰、經濟互補的優勢轉化為務實合作、持續增長的優勢,目標是物暢其流,政通人和,互利互惠,共同發展。

    在共建“一路一帶”過程中,中國將堅持正確的義利觀,道義為先、義利并舉,向發展中國家和友好鄰國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真心實意幫助發展中國家加快發展。中國將不斷增大對周邊的投入,積極推進周邊互聯互通,探索搭建地區基礎設施投融資平臺。中國不僅要打造中國經濟的升級版,也要通過“一帶一路”等途徑打造中國對外開放的升級版,不斷拓展同世界各國特別是周邊國家的互利合作。

    “一帶一路”不是中國一家的事,而是各國共同的事業;不是中國一家的利益獨享地帶,而是各國的利益共享地帶。“一帶一路”建設,包括前期研究都是開放的,中國歡迎其他國家提出建設性意見建議,不斷豐富和完善“一帶一路”的理念、構想和規劃,集思廣益,群策群力,共同譜寫絲綢之路的新篇章,共同建設利益和命運共同體,共同創造美好幸福的未來。

規劃初探

    全國兩會期間,“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再度成為國內外最為關注的經濟話題之一。這是怎樣的新戰略?進展怎么樣?國內哪些省區市參與其中,各自又承擔何種責任?具體到哪些產業、公司可能受益?

    首先對時間表,記者獲悉,“一帶一路”全局性規劃已啟動編制,上半年有望出臺。

    其次是政策內容,高層定調:“一帶一路”不會搞新機制,將依靠中國與有關國家既有的雙多邊機制,陸續推出基建、交通的互聯互通及貿易投資的便利化等措施;同時,“一帶一路”不涉及政治、安全等領域,依賴“絲綢之路”經濟、人文、商貿的千年傳承,并賦予其新的合作意義。

    最后到落實細節,據調查,河南、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重慶、四川、云南、廣西等西部9省區市;江蘇、浙江、廣東、福建、海南等東部5省將參與其中,部分“區域段”已有框架規劃,并啟動項目建設。對當地產業而言,文化、旅游、貿易、金融、交通、基建將首先獲益。

(前期編制)

    “‘一帶一路’不是一個新的機制,而是合作發展的理念和倡議,將充分依靠中國與有關國家既有的雙多邊機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區域合作平臺,如上海合作組織、歐亞經濟聯盟、中國—東盟(10+1)等,并注入新的內涵和活力。”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在全國兩會期間對記者說。

    “在具體內容上,‘一帶一路’將涉及基建、交通的互聯互通以及貿易投資的便利化措施等內容,完全區別于此前國內區域發展規劃內容。”張曉強說。“它也不會涉及其他領域,如政治、安全等;而完全是對‘絲綢之路’上經濟、人文、商貿等等的傳承,并賦予一種新的合作方式。”高虎城說。14省區市激烈競逐“戰略支點”。

(受益行業)

    從地區到產業,“一帶一路”將帶來哪些實質性的發展機遇?文化、旅游、貿易、金融、交通、基建或首先受益。

    交通部副部長王昌順則說,“絲綢之路經濟帶”構想給新疆的交通設施建設提供了新機遇。

    對此,烏魯木齊鐵路局原局長唐士晟補充說,新疆鐵路建設突飛猛進,鐵路已經成為新疆對中亞地區互聯互通的重要通道。但僅有阿拉山口和霍爾果斯兩個鐵路口岸,這在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新形勢下還是遠遠不夠的。

    對此,已有上市公司嗅到了市場機遇。2013年底至今,新疆當地的眾多上市公司均對外披露了涉及“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業務事項。

中阿合作

    中阿在加深雙方傳統友誼和務實合作方面擁有堅實基礎,共建“一帶一路”的創造性舉措將把雙方的潛在優勢轉化成雙邊經濟增長的共同推動力。

    張明(中國外交部副部長):中國成為阿拉伯國家第二大貿易伙伴、9個阿拉伯國家的最大貿易伙伴。阿拉伯國家已成為中國最大的原油供應地、第七大貿易伙伴、重要的工程承包及海外投資市場。共建“一帶一路”已有堅實的基礎,有助于雙方資金、技術、資源、市場的有效對接、優化配置,共同應對全球性增長和治理難題。

    張明:從能源合作看,2020年中國原油需求將達到7.4億噸,其中5.4億噸需進口。中阿作為彼此最大的原油供應地和消費市場,進一步加強能源戰略合作有利于保障雙方能源生產和消費安全,維護國際能源市場穩定。從基礎設施建設合作看,阿拉伯國家基礎設施建設規模接近全球1/5。中國在軌道交通、電力、通信、港口、電子信息、民用核能等眾多領域的設備技術水平、建設運營能力都有很強的國際競爭力。雙方合作有利于阿方獲得優質的基礎設施和高質量的工程技術水平。阿拉伯國家擁有連通歐非的區位優勢、4億人口的廣闊市場和巨大的人口紅利。三大優勢匯集一身,這在全球范圍內也是獨一無二的。中方愿與阿拉伯國家一起,把這些潛在優勢轉化成中阿經濟增長的共同推動力。

    楊福昌(中國外交部前副部長):“一帶一路”作為重要戰略構想,得到眾多國家的支持,前途光明,但也需要中阿雙方群策群力,為其制定良性機制。中阿關系在“一帶一路”的帶領下,必會發展得更好,原因有三:第一,中國和阿拉伯國家的經濟發展、產業結構互補性強。第二,阿拉伯國家部分地區經歷多年動蕩,需要恢復各項經濟發展,中國能為其提供基礎設施建設等多方面的援助。第三,阿拉伯國家的政策是“向東看”,中國則是在“向西進”,雙方方向契合,為合作打下良好的基礎。中國在對外援助方面,一向開放務實,遵從平等互利的原則,幫助對方獨立發展,援助過程中絕不附帶任何條件,絕不干涉主權,絕不提讓對方感到為難的問題。中國將成為阿拉伯國家最好的合作伙伴,中阿合作必將更上層樓。中阿不僅要拓展合作、加強經驗共享與人文交流,還要找好能源與非能源、經濟與人文之間的平衡,讓命運共同體意識在沿線國家落地生根。

    沙拉夫:要實現互利共贏就需要實現經濟、人文、社會等各個領域公正與公平的發展,而實現這一發展則需要雙方對以下優劣勢具有清醒認識:首先,要重視發展與消滅恐怖主義之間的關系,應認識到,實現發展是消除恐怖主義的根本途徑。其次,應意識到,業已實現的發展是一種尚不平衡的發展,而這種不平衡在產業與區域等層面均有體現。第三,“一帶一路”途經多國,在尋求發展的同時應充分尊重文化的多樣性。第四,阿拉伯各國在共建“一帶一路”中具有明顯的比較優勢:處于中西方交流的中轉站,地緣優勢明顯,自然、人力資源豐富。中國的資本充足,這有利于雙方間的交流互通,也有利于阿拉伯各國承接中國的產業轉移。中阿人民和睦友好,阿拉伯人對中國人的接受度普遍較高,兩種文明也具備共同的價值觀,可以和平共處。此外,雙方在工業、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的合作也具備巨大潛力。我所指的基礎設施又分為硬件基礎設施和軟件基礎設施兩個層面,硬件層面包括公路、鐵路、港口、機場、后勤、服務及自貿區等領域,相對容易實現;而軟件層面的基礎設施,也就是價值觀基礎設施,則包括立法、政策、措施等,相對較難實現,需要雙方不斷加強溝通。

    曹甲昌(中國商務部西亞非洲司副司長):對于中阿合作共建“一帶一路”,我有以下建議:第一,擴展合作,除了傳統經貿領域外,制造業、航空航天、新能源等領域的合作也要進一步擴展,促進各產業領域間更好的聯動,全方位構建和平與發展。第二,發揮集體合作平臺作用,深化利益合作。中阿合作論壇、中阿聯合商會理事會已在中國和阿拉伯國家間積極規劃,明確各國自身發展目標與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目標的一致性,共同推動重點項目。再次,加快、加強區域合作,加強與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海合會)成員國之間的協同合作。第三,加強經驗共享,人文交流。互相間派出更多的留學生,舉辦更多的論壇促進民間與官方的交流。阿方舉行更多的文化、貿易推介會,充分對話,充分交流;中方提供人才輸出、職業教育、技術轉讓等方面的分享。

    鄒逸橋(中國國家能源局國際合作司司長):為推動與阿拉伯國家的“五通”建設,我們愿與阿拉伯國家一道,以能源合作為重要概念,在以下三方面不斷深化合作:一是深化中阿能源戰略合作關系。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費國,阿拉伯國家有著豐富的能源資源,而且還有重要的能源戰略通道,中阿能源合作在世界格局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對阿拉伯國家地區的資金援建乃至人員與技術的輸出,都至關重要。我們愿意與阿拉伯國家聯盟建立能源戰略合作關系,本著平等互信、包容互鑒、合作共贏的方針,不斷提高中阿合作的水平。

    二是加強能源領域的全方位務實合作。中國的能源技術、裝備、資金等方面經過多年的發展積累,具有多方面的發展優勢與潛力。中國將繼續秉承“引進來,走出去”的方針,鼓勵中國企業加快走出去的步伐,支持中國企業與阿拉伯國家在石油領域、核能利用,以及太陽能、風能、水電等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合作。以戰略研究、布局為重點,推動實施可再生能源領域方面的重大項目,引領中阿能源合作邁上新的臺階。

    三是發揮中阿能源合作大會的積極作用。中阿能源合作大會為中阿能源合作的推動起到了積極作用,中阿在能源合作建設方面獲得了階段性的成果。李立言(中國文化部外聯局局長):古絲綢之路是一條經濟之路、文化之路、友誼之路與民心互通之路。中阿共建“一帶一路”,更是要呼吁文化先行,通過深化與沿線國家的文化交流活動,促進區域合作,實現共同發展,讓命運共同體意識在沿線國家落地生根。文化的影響力超越時空、跨越國界,文化交流合作有助于“一帶一路”的推動發展,有助于夯實沿線國家的民意基礎。“一帶一路”的提出,對中阿國家文化交流事業而言,既提供了難得的機遇,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中國西部地區在絲綢之路的歷史上,一直處于連接中外的重要樞紐位置,在“一帶一路”的建設中有著特殊的人文歷史地位。中國將在現有的政策下,支持絲路沿線阿拉伯國家主動加入“一帶一路”,并在中阿關系發展中充分發揮積極作用。文化部將充分挖掘“一帶一路”的文化遺產,引導更多的民間力量加入“一帶一路”文化活動,支持絲路沿線阿拉伯國家聯合申請世界文化遺產。此外,還將充分發揮專家學者的智慧,群策群力,通過研討會、專題調研組的形式,為進一步推進文化合作提供智力支持。我們還將發揮市場作用,調動各類文化企業的積極性,分國家分地區進行文化商業活動。我們還將與各部門合作,充分發揮中阿論壇的框架性作用,建立和完善新的中阿合作機制。

    穆罕默德(科威特大學亞洲研究中心主任):“一帶一路”有著良好的基礎,以絲綢之路經濟帶為例,第一歐亞大陸橋、泛西伯利亞鐵路已建成。然而,由于路軌的差異,區域內統一的鐵路網尚未形成。我們有必要建成一個專門的委員會對該項目進行探討,并用充分的時間對整個項目進行整體規劃。此外,還需要為項目融資,我們此前也探討過建立一個亞洲融資銀行為項目融資的可行性。這一項目將惠及區域內所有國家,因此,關于這一項目的討論不應僅限于雙邊層面,而應將地區所有重要力量納入討論范圍,亞信是探討這一問題的良好平臺。

    此外,這一項目并非一個純粹的經濟項目,也涉及政治。如果不解決地區問題、地區沖突,就無法實現地區的和平與發展,也就無法建成一個涵蓋全區域的鐵路網。和平與穩定是項目實現的必要前提。舉例來說,如果不實現敘利亞、伊拉克的和平與穩定,沒有海灣各國的團結,鐵路就無法延伸至這些地區。因此,我認為,這一倡議必須兼顧政治與經濟利益,這關乎整個世界的和平與穩定。

    阿拉伯各國都非常希望能建成絲綢之路經濟帶。相關各國十分重視中方提出的這一倡議,也紛紛開始為之努力。以科威特為例,科威特已在籌建“絲綢之城”,并在科威特與伊朗邊境地區建立一個250平方公里的自貿區,通過大橋與“絲綢之城”連通。該項目計劃容納80萬人口,投資930億美元,將在25年內建成。

推進“一帶一路”,打造命運共同體

    此訪是去年習近平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構想后,首次集中踏訪與“一帶一路”構想緊密相關的國家。馬爾代夫、斯里蘭卡、印度三國都位于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貿易范圍內,是“一帶一路”的重要樞紐。

    專家表示,中方將“一帶一路”與南亞國家的發展戰略深入對接,把中國的優勢產業與到訪國的發展需求緊密結合,將扎實推進中國與南亞國家的關系,讓亞洲國家成為相互依賴、平衡發展、共同繁榮的命運共同體和利益共同體。

    從“一帶一路”到“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巴經濟走廊”,中國新一屆領導集體就任以來,提出多個惠及南亞國家的經濟發展戰略,受到南亞國家熱烈歡迎,均表示愿積極參與。

    南亞是中國周邊外交戰略的重要一環。姜景奎說,南亞地區的特殊地理位置決定了它可以成為中國通過印度洋前往非洲的“加油站”,海上資源、能源合作及港口基礎設施建設等合作都將達到新高度。

    一年來,“一帶一路”已從理念設計、總體框架到完成戰略規劃,開始進入務實合作階段。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就是要以加強傳統陸海絲綢之路沿線國家互聯互通,實現經濟共榮、貿易互補、民心相通。中國希望以“一帶一路”為雙翼,同南亞國家一道實現騰飛。

[ 返回頂部 ] [ 關閉窗口 ]       來源:中經匯成(北京)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中國產業規劃網

  產業規劃

  園區規劃

  空間規劃

  招商策劃



  項目評估

  商業地產策劃

在線客服樂語
组六推波